水冶信息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查看: 23|回复: 0

[小说] 陪伴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1-10-1 07:57:47 :本帖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凄舞 于 2021-10-1 11:18 编辑

  这是一篇小说,其实这本来可以是一篇散文的,只是出于某种原因,我虚构了其中的一些地方,所以我把它定义为了小说。
  最近我咳嗽得非常厉害,大家都知道,治病这件事,对于穷人来说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,虽然我还有些存钱,可并不富余,难以俗免,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毕竟是一个颠婆不变的真理。对人必须生病这件事,我想忍忍也就过去了。
  但是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,我咳嗽得越来厉害,最后竟然吐了一口血出来,这口血让我感到十分地愤怒和震惊,——穷人的免疫力不是从来就所向无敌的么?
  于是我怀着无限的不解来到医院找到了医生,经过一连串的测试和检查之后,医生肯定地告诉我我得了肺结核,而且还有糖尿病。
  “肺结核是一种严重的传染病你必须住院治疗。”医生说。
  “可恶的肺结核,居然连带我得了糖尿病!”我骂道。
  “错,”医生解释道,“正是因为糖尿病引起的免疫力低下才让你得肺结核。”
  天啊,我的思维又一次得到了顿悟一般的升华,很想知道糖尿病这件甜蜜的事情,已经陪伴我有多久了。
  于是就住进了隔离病房,令我惊讶的是在我之前这里已经住了不少人,虽然不至于爆满,可已经够医生护士忙活一阵子的了,肺结核这种曾经被称为“痨病”的不治之症不是在我煌煌中华大地上已经绝迹了的吗?我以为上苍只会宠幸像我这样不幸的一种人,岂料仁慈的它对很多人都是很恩宠的。
  关于死而复苏,医生比我更加难以理解,可是现在他只能说:“肺结核在现在是一种很容易被治愈的疾病。”
  很有缘我在这里遇见了一个奇人。
  我从十七八岁就开始患上了失眠症,一日比一日地严重到了现在,所以我每天都醒得很早,在病房里坐得闷了,我就会到走廊里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这时就会看到一位戴着口罩走步的大娘,她的步子很快,身体显然要比我强健很多,这里是传染病房,人必须身体强健才能抵抗传染,所以每个人戴着口罩都在锻炼。大娘是来陪护老伴的,老伴八十岁,她七十七。每天没事的时候,我们都会戴好口罩,不远不近地就坐在走廊里边闲聊一些家常来打发时间。
  住了有大概不到十天的样子吧,这时候就到了复查病情的时候了。住院的地方跟检查的地方有老远距离,需要用车来接送,而且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一次不能出去太多的传染病人,车子一次拉三个人分期分批去完成检查。
  老人家两口子就在其中,还有我和一个别的人。“你不能去。”领队护士对大娘说。“他不能离开我。”大娘反而上前一步挎住了大爷。“家属不能去。车上只能载三个病人。”护士重申。“我不扶着他,他都走不好路。”大娘有些捉急了,挽紧了大爷。“你来搀着老人可以吗?”护士对我说,还是分开了他们。大娘有一些怅然若失的样子,我赶紧过去搀扶住了大爷,谁都知道,这种事是不可以被拒绝的。坐电梯下了楼,护士还有些东西要拿,她说:“你们在边上的长椅上坐一会等一下。”
  无聊中我问大爷:“怎么您的头发比我的还要乌亮呀!”
  “我有三个肾。”他平淡说,好像对于奇迹的发生早已经习以为常,似乎是习惯性的怕人不相信,他又淡淡地重复了一回,“我有三个肾。”
  我们坐上了车。开车的是一位美女护士,我们的领队也是一位美女护士,她坐在副驾的位置上。她们闲聊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事。
  “大爷,子女几个啊?”无聊中我也开始跟大爷闲聊起来。
  “两儿两女。”大爷的听力很好。
  “人家给咱拿钱吗?”
  “都给。”
  “为什么不让孩子们来陪护呢?大娘毕竟都这么大岁数了。”
  “全都在忙着挣钱哩。有了钱才能治病啊!”
  ……
  顺利地完成了检查。回到住院部,我挽着大爷往回走,发现他走的有些急,“不忙,”我说,“慢着些,要不我们还在长椅上歇一下。”“不用。”大爷回答我,似乎走更快了。“我们直接乘电梯上楼吗?”“直接。”
  电梯的门一打开,看到大娘已经等在了门外。她迅速过来挽住了大爷。
  哦,原来如此。忽然间我又明白了大娘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地锻炼自己的身体。
  “谢谢你,你走吧。谢谢你帮忙。“
  大娘说。
  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要往那边走的,帮你扶到屋里吧。“
  坐到床上的大爷再次说:“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。“
  这时候大娘忽然双手向我作起揖来了:“谢谢你了!真的是谢谢你了!“
  这动作让我愣住了,我慌忙按住她的手,说:“大娘你千万不要这样,这样会让我折寿的。“眼泪却忍不住要掉出来,慌忙转身出去,站到了走廊的大窗子前。
  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;情不知所往,一往竟无前。这样纯粹而深沉的爱情,我终于又看见了一回。想起自己曾经历的种种,面对着深远而辽阔的天空,泪水终于不争气地在脸上恣意纵横起来。
  小孩子爱哭,往往是欲望得不到满足的嬉闹,人是进化的物件,应该越来越坚固的才是,为什么我竟变得越来越脆弱了呢?
 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但是在这样的世界上,我们除了你陪着我我陪着你,又能做些出来一些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呢?
  
2021年9月22日写作于市结核病防治所住院部




上一篇:轮扁斫轮
下一篇:柏门珠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扫一扫 加我们的微信。水冶信息港--水冶人的网上家园。

电话:13460955858|小黑屋|手机版|水冶信息港 www.shuiye.cc ( 豫ICP备11031638号-1

GMT+8, 2021-10-18 16:28 , Processed in 2.828334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