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冶信息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查看: 3037|回复: 0

[连载] 刀剑飘零之剑花记2

  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0-12-20 07:1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 方洁的脸色愈加苍白,两行泪忍住不流下来,嘴角一缕黑血也要溢出。碎心人抱住她。
   方洁偎在他怀里,从泪光中说:“洞哥,亲近我!”
   碎心人细看方洁,见她蘸满泪水的眸子愈加清澈,一绺微黄的头发落在脸边,脸边的血脉竟清晰可见。碎心人嘴动了动,竟不舍得。
   方洁泪水终如珠线断落,闭目道:“章树生害我一家,竟先无我后有他!我心何忍何安,何忍……”——她确信自己的父亲也死掉了。——语未毕而气孤绝,魂飘旋而魄去散……
 “……一天你会安静下来么?”
   碎心人竟哭不出来,狂怒,乱舞双臂。一霎时风沙顿起。轰隆声中半个小丘陷塌,中间竟为寒冰。碎心人喃喃道:“竟如此,竟如此!……”
  无奈之际,碎心人拔剑将那寒冰挖出一洞,又削了一具冰棺,将方洁揩了血泪,理了衣裳,安放进去,又用巨石挡死。洞口竖一条石,刻上“孤女方洁之墓”六个字作碑,以后辨认。然后自语道:“静妹妹,再不会有人来害你了。这七日我就守着你,死了化作骷髅,也将在你墓前守护。”
   
  碎心人枯坐不动,不饮不食。第七日早晨,他竟有些喜悦,无端觉着会再见到他的静妹妹。
  这时,又一阵窸窣的动静,一条眼熟的东西爬过来。碎心人叫道:“却来的好,早些要我去见妹妹!”并不要躲避。
    那物身形要大些,却头顶一个“小”字,望见碎心人却旋头而走。碎心人怒了,伸手去抓它,那物便反咬他手腕。碎心人觉得一阵酥麻,血液被吸走却又转回来。那东西却一翻,死了。
    碎心人不解缘由,但觉身体清醒,不再有垂死感觉,并且精力大增。
    碎心人抬眼望见那小雕,它也饿了七日,仅剩下皮毛了,便将死物抛去喂它。那雕口吞下,奇物遇了奇物,身形巨长,羽翼立时丰满起来。

    碎心人整日坐在方洁墓前,不语不动。
    那雕既长了羽翼,便能出去寻食,总要带些回来给碎心人,找他玩耍。碎心人整日忧伤,不为所动。

    这日,碎心人似想出什么来,忽对那小雕道:“小雕,你也寂寞。你母亲救了我,我又救了你,这是你我之间的因果。受于斯,报于斯。静妹与人之间的因果,却并未了断。我去为她了断,然后回来陪你。我们一起守着她,一生一世,好么?”
    这雕听了,只不能言语,转身踱回洞里睡下。

    碎心人转回住处,将什物收拾摆放整齐,落了锁,又回望一眼,使出草叶上奔行的功夫,踏掉许多草叶上盘旋的水珠,朝人间奔去。

   这样一连过了六日。碎心人并不饥渴。也不停歇。只到第七日快接近尘世那城了,碎心人才饮了几口水,地下慢慢走。

   便一道城横住眼前。
   近了看,城头半落一面黑旗,旁边一色小旗。
   碎心人进了城,街两边的木楼也尽挂黑旗。碎心人寻一人问道:“大哥,这黑旗是……”
   那人答道:“国君驾崩,国人在哭。”又叹道:“即来而喜,即去而悲。”
   一个老叫花子坐在街边,屈晃一条腿疯语:“哭罢,哭罢。只要你们还会哭,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”眼角硬挤一滴干泪出来。
   碎心人去了疑虑,寻一间客栈。要个房间饭菜,问小二:“小哥,可有个叫章树生极恶坏的人?”
   小二左右变色道:“客人不敢乱讲话。”急忙走开。
   碎心人诧异。却心安道:“真有他!”
   这时,掀帘一十三四岁少年进来,喝道:“小二哥,照老样的。”
   小二上一杯清酒。少年只不饮,却问:“今天来迟了,可有甚高手经过?”
   小二笑道:“小哥,三年守候,你可遇上一半个?”
   少年便用手托了腮,歪着头自语道:“我今生遇着一个才是。”
   碎心人一边笑他痴,并无答话。

   这时,外面人声吵嚷起来。碎心人陌生,便去看究竟。
   那少年却里面说道:“快刀软肉而已,无甚意思。”
   碎心人见两个白衣少年在打抱不平。去来已将一地痞掀翻吓跑。
   碎心人心道:“好快的身手。”
   其中一白衣人高吟道:“无情常笑多情痴,多情却教总无情!”又低声拽另一个衣角:“兄弟,阁楼上那女了瞄我笑呢。”
   那个却道:“哥哥,我知道 。一路上所有女子都瞄你笑呢。走路罢,好哥哥!”那个走,并不舍地勾回头仰看。两个消失于街角。
   碎心人笑笑,回去休息。

   晚上,碎心人反睡不着了,望窗外的月光出神。
   忽一个声音苍茫间传来:“年轻人,你好运命!”
   碎心人奇怪,走出房间细听,却是从心里听到的。
   “将你腹中的气息调转,如此循环,至足底射出。”
   碎心人觉着真能,竟然照做了。
   他飘摇不定地浮起来!
   “好,试试你的脚力。”
   碎心人似踩着两根无形的高桡,低低高高地于屋顶上兜了一圈,心惊奇道:“倒是很快!”
   这时,才想起寻那声音的源头。声音却不再出现。碎心人觉着人多的地方怪事就是多。但还惦记着自己的事,于是睡下,明天再做决断。

   次日一早,碎心人又要出去寻问,那少年却来的早,凑过来小声神秘道:“我都知道了!”
   碎心人道: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
   少年道:“昨晚我看见了。”
   碎心人这才明白,道:“你要怎样?”
   “跟着你!”少年一歪头,一副决定了的样子。
   碎心人却道:“我有紧要的事,你不要纠缠我。”
   少年便悻悻地走开了。碎心人外出打听,却人人回避他,天黑返回来,方觉这事情有些难。
  
   晚上,碎心人想不清楚这些究竟。一掀帘,白日那少年进来了,嘻嘻地说道:“我叫尹若静。就知道你是高手!高手总有重要的事!”
   碎心人却问他:“章树生这个人你可知道?”
   少年快语道:“知道,知道,树洞里生出来的。”
   碎心人惊喜道:“却好!带我去杀了他。”
   少年立刻变了颜色:“你能杀了他?”用手一指方向,“那边‘隐龙府’便是。”慌慌张张走了。
  
   碎心人一人寻去。认准了名号,是一处极大的院落,甚奢华。碎心人弹跳而入。
   来到一通亮窗口,朝里见一少年素衣折扇,望墙上一幅自拟的对联欣赏。写的是:柔情担道义,铁手探酥胸。碎心人顿要作呕,离去。
   这时传来了人声吵嚷。碎心人近前去看。
   见两白衣少年直杀进来。——正是白日的“多情”“无情”兄弟。正对一紫衣人。
   两个道:“作恶的罪并滴血的泪,今日一并偿还了痛着的心罢。”
   紫衣人冷笑道:“看试试能!”
   却见“无情”飞身跃起,拔剑向前,直扑紫衣胸口。
   紫衣冷笑,缓缓抽出剑来。那剑通体透明,月华从中透过。
   剑尖相抵,一声脆响。少年的剑崩断成数截。紫衣之剑破肩胸而入。
   “多情”落泪,大叫:“兄弟!”
   “无情”以掌撑地,怒目紫衣:“章老畜牲,我在地下等着,饮汝之血!食汝之肉!复蚀汝之骨!!”
   “多情”叫道:“我还在!”纵身。
   一样的身法。却似一陀螺旋转起来。
   紫衣纵身,反旋。两剑相接。
   剑尖相触。电光石火之间,少年之剑纷纷没灭。紫衣之剑破肩胸而入。
   兄弟二人跌至一处,鲜血殷地,互相搂抱着流泪道:“兄弟能生死一处,足矣!”
   紫衣冷然道:“‘含情双侠’?浪得虚名!”拂袖欲去。
   这时,忽一声音喝道:“休走!你这无病之‘瘴’!”不知何处又跃进出一玄衣老者。
   只见他向地上弹一滴清泪,冷笑道:“他二人皆输于兵刃上,让我水半天试试你的无影剑 !”
   紫衣回身冷笑不语,从空中捏住一枚翻转的落叶,一指弹去。
   飘飘摇摇之际,却力道劲猛。玄衣用剑横住。
   那树叶缓缓贴至剑面上,玄衣却急速后退。
   那剑“崩”地一声从中断裂,树叶一下击入身体,鲜血四溅。
   玄衣眦目而死。
   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章树生拂袖而去。
   碎心人心道:“此硬骨快刀乎?皆不比我干脆。”要拦住他。
   这时,后颈却被谁捏住了,言语不出,动弹不得,飘身后退。

   若静向碎心人道:“你要教我武功。”
   碎心人红了脸,指‘三物’道:“真高手是他们!”
   若静便向三人道:“可有什么盖世武学,绝世秘笈,让我一夜成名。”
   逍遥游一听勃然,道:“哪有如许的是!凡世间种种绝学,无不由艰苦卓绝而来!这一蹴而就的事,怕要神话里才有!”
   若静怕了,怕怕地道:“那我歇了。——他保护我。”指碎心人。
   独孤峰笑道:“跑得很快不是?”
   碎心人红了脸,道:“愿向三位讨教。”
   “——许还没有发现。”求败子一边悠悠地抛出一句。

   三人传了他武功。碎心人也练得勤奋。尹若静见他如此辛苦,更死了习武之心,只决定死死跟着他。尹若静见那三人日日悠闲吃酒,便道:“你三人不见用功,岂不怕退化?”
   三人嚼着酒肉齐“嗤”她:“小孩!武功岂是练出来的!”

   三物也惜碎心人辛苦,一日便道:“歇息会了,我们向你讲一些武林渊源。”
   若静闷了许久,高兴道:“好呀好呀!先讲讲武功极致。”
   逍遥游道:“怕要是从前的传说了。不知多久以前的事:四武林至尊于一块绝壁上一决高下,忽一人空中信步而来,如走平地,手中握半部经卷。四人见他身法相俱奇。那人却言:‘不思来处,不觉去处,却如此碌碌,浅矣!怜矣!惜矣!’竟不觉流泪。四人但觉他狂傲不敬,要与之‘碌碌’。那人冷言道:‘汝等必近不得我身。’四人以为他轻功卓著绝,闪避得快,遂一起急速出手。他却不动。四人真如遇一道墙壁不能近前,四人发力,直将眼泪逼了出来。——那人真气丰盈得竟充斥体外形成屏障!那人摇头‘嗤’了一声踏风而去。四人大渐,后竟失了去向。”
    独孤峰道:“‘踏风神行’。惜只是传说。”
   求败子道:“如此说来,我们反而退化了。”
   碎心人惊叹道:“神乎技矣!”
   逍遥游又道:“更有甚言,说此人乘云光而来,复乘而返。只留下这去来之间的问句却是真的。”
   三人又齐声道:“至大即至小,此亦万物变化至理。”
   碎心人凝神不语,苦苦发掘其中意味。

   一日又下起了雪花,夜晚方停了,高挂出一轮明月。五人洞里叙话。
   三人道:“你可要知道那章树生的来源?”
   碎心人道:“现在想知道些了。”
   尹若静嚷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树洞里生出来的。”
   三人道:“后来的事呢?”
   若静闭口道:“不知道了。”
   三人道:“是一对迟眠的夫妇,被一道紫光惊觉,树洞里抱出了他,养大了。岂知此物生性凶残好色,弑杀了父母自立家业,成为远近闻名的恶人。生有三子‘左’,‘中’,‘右’;三女‘春’,‘夏’,‘秋’。更加变乱常伦。听说那章中还通些文墨。”
   碎心人插言道:“那技俩我见过,恶心的很。”
   三个继续道:“后来不知何处得了一部什么《逆经》,找人念了死记于心中,灭了口,竟生吞了那书,更加凶残暴戾了。因目不识丁,还仅能领略其精义的十之一二。”
   求败子道:“若悟出十之八九,这天地怕要翻转了。”
   独孤峰道:“不提这恶心事了,今夜有雪有月,吟咏一番正好。老游子起句,先《雪》后《月》。”
   逍遥游起句:“无思不觉来去处。”
   独孤峰承句:“落雪纷自转纷纷。”
   求败子转句:“眠里愁醒数日月。”
   逍遥游合句:“花尽人醉啸西风。”
   三人鼓掌,齐道:“好诗,好诗。”一人一口酒。
   逍遥游又起:“夜遥月明起何时?”
   独孤峰承:“牵愁带恨去凡尘。”
   求败子转:“枉自捏杯向遥月。”
   逍遥游又合:“遥月不知向何人。”又道:“少了一人,颇别扭些个。”
   那两人忽指碎心人:“加上他!”
   逍遥游问他:“你可愿习这个?”
   碎心人道:“愿意。”
   




上一篇:狼牙月
下一篇:雨丝集 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扫一扫 加我们的微信。水冶信息港--水冶人的网上家园。

电话:13460955858|小黑屋|手机版|水冶信息港 www.shuiye.cc ( 豫ICP备11031638号-1

GMT+8, 2021-12-7 11:35 , Processed in 2.067698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